相关文章

注射器针头藏在肺部七年

7年前在给邻居的猪注射防疫针时,注射器不通畅,阜阳市临泉县的廖付春就准备用嘴去吹,结果恰恰在这时打了一个嗝,5厘米长的注射器针头被其吸入体内!直到7年多后,这个针头被医生从他的肺部给找到了。近日,阜阳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医生通过手术将这个七号注射器针头从廖付春的体内取了出来,而廖付春也终于可以告别连续多日咳血和发烧的折磨了。

家住临泉县牛庄乡的廖付春今年45岁,年轻时他曾经当过兽医,经常给村里乡邻的牲口打防疫针。 7年前,一个乡亲喊廖付春帮其家母猪打防疫针。

“去了之后,我发现注射器不通畅,就准备用嘴把注射器吹通畅。”廖付春称,正当把嘴对上注射器后面,突然打了一个嗝,结果注射器前段的针头就被吸进了自己体内。 “正好那几天我受凉感冒了。 ”廖付春称。周围邻居见状也被吓住了。连忙将其送到县医院。但在医院拍片检查却怎么也找不到这个针头!

回到家后,廖付春也没发现自己有什么异常或不适,他心想或许会自己排泄出来,就没把这事放在心上。

3年来发烧、咳嗽、咳血

一开始的几年时间,廖付春把这事几乎忘记了,但从3年前,这个针头开始在其体内作祟。 “经常莫名的发热、咳嗽,不能吃饭”,廖付春告诉记者。坐立不安,身体虚弱,还有不时的疼痛,使得本来身体就瘦弱的廖付春更加憔悴,每个月最起码吊水两次,廖付春苦不堪言。对于自己突如其来的身体不适,廖付春一直没想到是体内的针头所致。他一直不舍得去大医院检查,每次出现症状就是在附近的小诊所吊几瓶水消炎退热。

随着时间推移,廖付春的不适越来越严重,从今年7月份开始,廖付春到小诊所吊再多的水也不起作用了,他才开始到合肥的大医院进行检查。结果,医院拍片后发现廖付春的右侧支气管内有根异物。这时,廖付春才恍然大悟:原来还是7年前的那次意外导致自己几年来的痛苦不堪。

近日“心腹大患”被拔出

7月9日,廖付春因觉得省城医院手术费过高,就赶到了阜阳市第一人民医院求诊。

“患者来时发热、咳嗽出血”,阜阳市第一人民医院耳鼻喉科医生姚昆介绍,廖付春当时情况比较紧急,如再不取出针头,很可能会出现肺脓肿等病状,后果将不堪设想。记者昨天在采访时,姚昆称,他们通过支气管镜手术,没有对患者进行开胸手术就帮廖付春拔除了这个藏在体内达7年多时间的“心腹大患”。

对于廖付春肺部的这个针头为何在一开始几年内,患者全无不适,医生称也不明缘由,“这种事确实很少见。 ”(孔亮 吴尚)